千朝理

女体鸣人穿越过来的话02

久等了抱歉_(:з」∠)_

这里学生党,每周都在作业里遨游,码字机会
有限啦

话说有人喜欢超级开心的啊ヾ(❀╹◡╹)ノ~

前几章可能不太好玩啦,因为要让事情合理进行必须写一下鸣子的适应过程…鸣人都没出过场感情戏描写少我也很绝望啊tttvttt

总之感谢各位的支持啦,如果没问题的话请开始今日份的脑洞吧╮ (. ❛ ᴗ ❛.) ╭

-------

“漩涡…鸣子?”

来人离得越近,水门就越能感觉到那股熟悉的查克拉气息。

绝对是鸣人的气息没错。

而且,那个螺旋手里剑…

但仔细感觉又会发现:少了一分热血张扬,多了一分沉稳收敛。

若鸣人是一把锋利的剑,任由剑光肆意挥洒,叫嚣着与敌人淋漓杀戮。那么鸣子就是一柄未出鞘的剑,收敛锋芒却蓄势待发,一击必杀夺人性命。

要通俗的讲,那就是涉世未深的小孩子和成熟大人的区别。

“啊哈哈哈,这位小姐也是一个村的人吗!!”

初代一边打着哈哈一边让自家弟弟收起查克拉威压。但他不难注意到这个突然出现的金发少女未受到半点影响。

初代一伙人对木叶抱有敌意,她似乎是这样认为的。

如此看来似乎是村子里的人。

可这个看似合理的推测有一点很奇怪。

如果她是木叶忍者,没有道理不认识历代火影。被雕刻在悬崖峭壁上的头像,就连三岁小孩都能认出来。

敌人的诡计还是不靠谱的盟友?还暂时不能得出结论。

“一个村子?”

疑惑的不只他们,鸣子也很迷茫,或者说震惊。

金发男人背后明晃晃的火影袍,她清清楚楚看到四代目火影几个大字,还有几个人额前的木叶护额。

面前这些人那张格外熟悉的脸让她有一种奇怪而略显惊悚的猜测:

难道我一觉醒来这个世界除了我全部都性转了???

她之所以有这种想法,一是因为金发男人和记忆中自己的母亲波风水门十分相似,不,与其说相似不如说几乎完全一样。除了母亲的脸的轮廓更加柔和以外。而第二个也是最重要的一个原因是,站在最前方的黑短发少年那血红的万花筒图案和手中的草薙剑她是绝不会认错的——正是同她的恋人宇智波佐子完全一样。就连着装打扮也相差无几,最大的区别可能只是佐子的衣领没开太大而且绑了绷带裹胸。

眼前的少年略带警惕的目光和自家恋人战斗时认真的脸无限重合,鸣子不禁喊出声:

“宇!智!波!佐!子! 你还真为了要一个孩子去变性了吗我说!!”

事实上,鸣子不久才因为某个人心心念念想要个孩子的事情和佐子吵了一架,也正是因此她才愿意关在火影办公室里批一天公文。

没错,她就是赌气。

虽然本人很不想承认。

喊完鸣子还沉浸在自己奇葩的幻想中无法自拔,佐助却是一脸懵逼的愣在原地。

漩涡鸣子,佐宇智波佐子这都啥跟啥啊我的天。

瑟瑟的风吹过,留下不知内情的柱间扉间和迷茫混乱的其他人在风中凌乱。

最后还是大蛇丸先开的口。再怎么说这位科学怪才看过的神奇场面多了去了,对这种事情的心里承受力比其他人高了不知多少等级。

“呵呵…你说你叫漩涡鸣子?”

鸣子被拉回现实,见对面的人没有敌意也就收回了查克拉威压。

“对啊怎么了??”

“那还真巧,我刚好认识一个和你长的很像的男孩,叫漩涡鸣人。”

“…漩涡鸣人?”

鸣子重复了一遍,像是在确认什么的看向大蛇丸,后者点了点头。

“没错,就是漩涡鸣人。”

“你应该可以感觉到吧,附近那股强大的查克拉波动。”

刚刚没有注意到,鸣子现在才发现除了此处,周围还有和自己几乎完全一样的查克拉波动。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鸣子微微皱着眉头,像是询问,又像是自言自语的呢喃。风停了,她身后的火影袍自然的垂下。

“…果然啊。”

大蛇丸像是发现了什么好玩的事情一般,伸出舌头舔了舔略微干涩的唇。

他的目光紧紧锁定在迷茫的金发少女身上。

“七代目火影…诸位,我想我大概知道这位是谁了。”

大蛇丸望向二代目和四代目,一个是时空间忍术的创始者,一个是使用者,很快明白了他的意思。

“啊啊,请先坐下来谈谈吧,漩涡小姐。我想我能够为你解答你的疑惑。”

没有选择,鸣子将长袍一摆向后一甩,随即坐了下来,她说:

“愿闻其详。”

------

“所以,你的意思是我现在所处的不是我应该属于的时空?”

“是的。而且就你截至目前的反应看来,似乎相差甚远呢。”

鸣子感到有些头疼,烦躁的按了按太阳穴,做了几个深呼吸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何止相差甚远。大家性别都变了啊我说。”

听到这句话站在一旁的宇智波佐助垂了垂眸。他想到了少女口中的宇智波佐子,就目前情况看,应该是作为女性出生的自己。

宇智波佐助是女人的世界什么的,

真是够荒诞的。

他静静的想着,干脆闭上眼睛仔细思考顺便躲避一下某个女版金发白痴时不时投过来的好奇的视线。

“那你知道我该怎么回去吗?”

鸣子问到。她从在原来世界的火影办公室睡着到过来已经过去很长时间了,她迫切的想要回到自己的世界。不但佐子和樱君他们会担心自己,就说一个村子的影突然莫名其妙的从守卫森严的火影办公室消失就已经是很可怕的事情了啊我说!!!

“这个嘛…我目前还没有办法。不知道二代目和四代目?…”

大蛇丸看向两人,后者纷纷摇了摇头。

鸣子有些消沉的垂下了头。

“嘛,虽然这样说也不是完全没有思路的。”

水门自从知道这个看起来二十出头的女孩子是另一个世界的鸣人后就一直很在意她的情绪,到底是自家女儿,血脉相亲,现在从一个傻小子变成傻姑娘,想不安慰都难。

果然,听到这话鸣子眼睛亮晶晶的望向这边。自从知道和自己妈妈很像的金发男人就是这个世界的父亲时,她也油然而生的对水门有一种亲近依赖的情绪。

“真的吗我说!!!超开心的我说!!!”

“你想一下过来这边之前,在你的世界你最后在干什么呢?说不定原因就在其中。”

“在干什么?…”

“不可能是睡觉吧…再之前的时间的话,我在批改公文。”

“呜哇!不会公文有毒吧我说!!”

tbc



评论(10)
热度(55)

千朝理

文也不想写 坑却到处挖
本命藏唐常写明唐
会挑食的杂食 话废

© 千朝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