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朝理

躯壳和灵魂04

*写的真是武侠,不是玄幻,信我。
 
  


  陆百空没同意带着唐鸢出门,说自己买回来在家里吃。

  唐鸢也懒得动,就目送陆百空开门关门,无聊地坐在椅子上敲着二郎腿半眯着眼假寐。

  没多久,他睫毛颤了颤,垂眸瞧着从门缝可以看到的一片阴影。

  来了个人。

————————

  这里住着的熟人不多也不少,陆百空没敢让唐鸢就这么随随便便出门,他倒是庆幸与恋人的再会,可其他的人却不会这么想。
  比如现在站在他家门口的这位。
  陆百空将提着的食盒轻轻放在旁边,利索的双刀出鞘默不作声的紧盯着面前的人。
  那是个同他差不多高的男人,眉眼深邃气质阴郁,半边脸模样英俊而另一边却印着大块丑陋可怖的红疤,从耳朵边爬过脸颊一直伸到鼻梁上。
  “你来干什么。”
  陆百空表情不悦,厉声问道。
  男人不管他,手微微往上抬摸到了门板,突觉身侧一凉,忙往旁边闪开,果然门上就插了把程亮的刀。

  “我就来看看,叛徒,过得怎么样。”

  他拍了拍衣服上的灰,右手臂上还被擦过的刀刃利开了条口子,长细长细的,顺着胳膊流了点血。

  “这么着急,干什么。哥哥。”

  这人中原话讲的不如陆百空利索,正是他同父异母的弟弟,算有一半血缘关系,没有中原名,就唤一声狄亚。
 
  狄亚像是没有痛觉似的,任伤口摩擦着纱质的衣料渐渐把那块白色染红。然后他
双手合十原地做了个祷告的动作。

  “明尊在上,请原谅这对无知的恋人。”

  陆百空瞳孔猛然一缩,顾不得自言自语的狄亚,一脚踹开了门,屋内物件整齐,唯独不见唐鸢身影。

  “唐鸢在哪里。”

  从牙缝里恶狠狠吐出来的语气让人觉得他下一秒就要砍掉狄亚的脑袋。

  他紧紧咬着后槽牙,手指死死按住刀柄甚至关节发白。

  他不过是去买了一个午饭,运着轻功挑了最好的馆子付了点小费火急火燎地赶回来后却发现本应呆在家里等他回来的人不见踪影。

  而同时,那个和他一直不对付的所谓“弟弟”却出现在他家门口。



  “你已背叛明尊,不配接受,他的庇佑。”

  牛头不对马嘴。

  狄亚不为所动地看着他,幽绿的眼睛里滚动着厌恶,不解,怜悯,但更多的是如一潭死水般的淡然。

 
  “圣火指引我等前进的方向。”

  就在他又双手将合十祷告时,陆百空整个人跳到他正前方的半空中,眼神狠厉面容狰狞地挥刀将要落下——

  弩箭声破空传来,准确地正中那只弯刀,力道之大,在与陆百空同样惊人的握力博弈中竟直接将刀生生折断一截。
  脱了力的一击,刀堪堪刺入狄亚左肩,红了几寸。
  金属的撞击声中陆百空也从魔怔中醒了过来,呆呆的看着面前仍一脸麻木的狄亚。

  “切。”

  唐鸢的声音骤得在耳后响起,同时伴有调整千机匣时内部传来的齿轮咬合声。

  千机匣?陆百空迟疑。他不记得唐鸢来的时候身上带了这么大一件武器。

 
  “麻烦的家伙,吃个午饭的时间都不给。”

  在陆百空愣神的时候唐鸢已站到他身边,看到狄亚被砍伤的左肩,心情大好地吹了个口哨。

  “活该你砍我那么多刀,这下该知道有多疼了吧?嗯?”

  陆百空无法理解唐鸢一连串的话,握着断刃的手再往下移几分的位置就是狄亚的心脏,刀只断了最顶上那点刀锋,若想杀生也还凑合。
  但他一动也不动,几乎连轻微的颤动也没有,静静的看着两人说不对算不算得上的对峙。

 
  狄亚看唐鸢笑的一脸得意将眉头微微皱着,仿佛感觉不到伤口疼痛,他伸出右手握住白刃,在陆百空晃神的瞬间把刀从肉里拔了出来。

  手掌手臂肩头都淌着血让他的嘴唇有些发白,阴郁的气质更为浓郁地萦绕在周围。

  “恶魔的信徒。”

  他开口了,一字一句,幽绿色的眼珠子蒙着层冷暗的光,仿佛要在唐鸢身上戳几个血洞。

  “闭嘴!轮不到你这么说他!”

  陆百空冲他嘶吼,狄亚木木地把脸转了过去,面无表情的看着他:

  “你知道啊。”

  陆百空紧紧皱眉。

  “背叛明尊意志的你,不配接受庇佑。”

  “逝者,当安息。眠于黄土。”

  狄亚声音还是没多大起伏,就这么平平淡淡的说着,只是看向陆百空的眼神里多了一些怜悯。

  然后狄亚消失了,是暗沉弥散。

  陆百空有机会抓住他,但他没有那个心情。握着的断刀脱了力任刀掉在了地上,就在唐鸢脚边。他也跌坐在唐鸢脚边,腿弯起,头深深埋进膝盖里。

  全程没再说话的唐鸢此时也没开口。

  过了会儿,陆百空跌跌撞撞站了起来,对着唐鸢勉强笑了笑。

  “对不起,发生了点小意外。饭要凉了,我们先进屋……”

  “别把我看成唐鸢。”

  陆百空的笑僵在了脸上。

 
  “我不是唐鸢,你很清楚。”

  唐鸢认真的看着陆百空,缓缓举起了千机匣。

  “……”

  被对准的人没有说话也没再笑,眼神迷茫的看着头顶的天空。

  “狄亚给你说了什么。”

  他缓缓开口问道。

  “没说什么。”

  唐鸢很快否认。

  然后他们又陷入了沉默。
 
  “你是唐鸢…”

  “不。我不是。”

  “那你是什么?”

  “一个无论是长相,体型,声音,甚至连名字都和他一模一样的别人?”

  “别开玩笑了。阿鸢。”

  “我不接受。不好笑,一点都不好笑。”

  唐鸢没说话,收好千机匣,往后退了几步。
  他的眸子仍然空洞,却带了点迷茫。

  “是,那个人是给我说了。”

  他开口,带着点自己都察觉不到的颤抖和不确定。

  “但我更好奇,你到底知道什么,要干什么。”

  “或者,你告诉我:两个除了躯壳外根本没有相似之处的人,会是同一个人吗。”

tbc

 
 
 

评论
热度(3)

千朝理

文也不想写 坑却到处挖
本命藏唐常写明唐
会挑食的杂食 话废

© 千朝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