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朝理

明唐 躯壳和灵魂03

“你的意思是,你失忆了?”
  “…算是吧。”
  “啊,这样的吗……”

  再和唐鸢说上话已经是第二天上午。昨晚这人就维持着奇怪的姿势在椅子上睡着了,最后还是陆百空想方设法把人抱上床盖好被子又给自己打了个地铺。
  夏天的雨来得急去得也急,门口被太阳照出的一片树荫底下还乱洒着一片被风吹雨打下来的落叶。这一冷一热的变化着,陆百空有些担心眼前这人会不会感冒。
  但好在人还够精神,绑着高马尾打理好一些碎发看起来清爽的很。

  唐鸢接过陆百空给他递来的茶,有些头疼地揉了揉太阳穴:

  “我醒来的时候躺在一条河旁边,除了自己叫唐鸢,其他的全都不记得。”

  “那你对自己怎么到这里来的有没有印象?”

  “……”

  唐鸢努力地回想着,感受到一阵剧烈的疼痛后抱住了脑袋表情痛苦地摇了摇头:

  “抱歉……想不起来。”

  陆百空被他的样子吓了一大跳,赶紧摆手让人别继续想下去:

  “想不起来就别想了,这个没什么大不了的。”

  唐鸢不出声,陆百空也不知道他是听到了还是没听到,局促不安地原地坐着没了主意。

  过了一会儿,唐鸢把脑袋从手臂里挪出来,眉头还是微微皱着,嘴唇都疼得泛白。
  陆百空心疼得不得了,一阵自责,赶紧上去给人把头发往旁边拢了拢。
  唐鸢不解,又头疼得不想说话,突然觉得脖子一凉——陆百空脱了手套将手搭在他的脖子上,食指按着顺着后脑勺往下的某两侧微凹处。
  他本能的一惊,想矮身让命脉离开人的钳制,却不想面前就是桌子身后就是陆百空根本跑不掉。

  “别紧张。”

  陆百空出声抚平他不安的情绪,

  “我在帮你缓解头疼。”

  陆百空微微发力在他皮肤上按着圈儿,观察着人的反应力道从小渐大。

  “可能是淋了雨没及时洗上热水的缘故……抱歉,我应该——”

  “继续按,”

  自责的话说到一半又被唐鸢打断,他调整了下姿势,趴在桌子上,把头发往旁边又扫开了些,闭着眼睛享受着按摩服务,

  “这不关你的事,继续按就行。”

  陆百空立马闭嘴。

  过了好一会儿,陆百空觉得手都快僵了的时候他听到唐鸢的绵长呼吸声。
  他慢慢停手,轻手轻脚的走了几步,弯下腰,这才看见人已睡着了。

  “噗。”

  陆百空笑出声,又赶紧用手捂住,怕打扰了这人。
  唐鸢以前一向浅眠,现在却是嗜睡得很,也不知是不是失忆的后遗症。

  他俩昨晚睡得晚,今天醒得也晚,这么一会儿后就迫近正午了。变得有些刺眼的阳光通过半掩的窗照了进来,木桌被照成金黄和阴影的两半。唐鸢躺在光恰好照不到的一半,手臂遮住一大片脸,睡得很安稳。

  陆百空突然有些不真实感。

  这个完好无损的唐鸢就像一场美梦,仿佛太阳只消再大一点点,阳光只要再蔓延一丝丝,他就会再从陆百空的世界里消失——就像从没出现过那样。

  太阳光又亮了几分,阴影渐渐被吞噬,金黄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向唐鸢缓缓爬去,陆百空神经下意识的紧绷,上齿咬着下唇。

  三寸…两寸…一寸…

 
  在光线将打在唐鸢的一只手指上时,陆百空觉得自己呼吸都快停止了。

  天啊他在干什么。

  他应该去阻止的,关上窗户,或者挡下那片阳光。

  就算这只是他一厢情愿的猜测。

  但事实是,他站在旁边,什么也没做。

  这一瞬间仿佛有一生那般漫长。

  陆百空知道自己在期盼……可是,他在期盼什么?

  阳光照亮这间屋子,或者是,

  恋人的再度消失?

  “…唔…”

  桌子上的人动了动,手指挪开,下一秒那里铺上了金黄。
  唐鸢伸了个懒腰,扭了扭脖子,然后慢慢睁开眼睛。
  他起身,一步一步走到陆百空身前,后者的视线僵硬移动着视线跟在他身上。

  最后,他停在了陆百空面前,双手抱在胸前,仰着头看比他高一些的人的眼睛。

  陆百空自然也看到了他的眼睛。

  被照得浅了些的瞳孔里映着自己,而太阳不仅仅照在眼睛里,还有唐鸢全身上下:

  迎着阳光的男人头发上闪着点点金光,服装设计留洞的几处露出的小块皮肤显得雪白,和长衣纯黑的底色产生强烈色彩对比。

  唐鸢觉得好烦,这个人又这样呆头呆脑地看着他。

  “喂,那个什么……哦,陆百空。”

  “……”

  “陆,百,空?”

  “我在。”

  “我要吃饭。”

  唐鸢远远地瞥了一眼干净得碗筷厨具都没有的厨房,对面前的傻大个自然地下着命令,

  “现在,带我出去吃饭。”

tbc.

想要写文的时候就突然持续有事[绝望.jpg]
最近几天都只是小片段产出了,大概
不过不会坑吧
会成为有史以来第一篇完结的同人[大概]

评论
热度(6)

千朝理

文也不想写 坑却到处挖
本命藏唐常写明唐
会挑食的杂食 话废

© 千朝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