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朝理

明唐 躯壳和灵魂02


  陆百空开始质疑面前人的真假。

  不会笑的脸,没有神采的眼睛。除了那副皮相简直一模一样,其他的和记忆里的人完全没有重叠。


  大雨会洗净脂粉,所以不是画出的妆容;
  人皮面具会泡出折痕皱纹,所以不是伪造的面具。

  明尊在上,世上真的有长相如此相似的两人吗——


  就连姓名也完全相同。

  就在他踌躇迟疑之际,唐鸢已经来到他身前的椅子上坐下,双手握拳放在膝盖上。
  这是一个相当乖巧的坐姿。
  坐好后见身后的人迟迟没有动静,他微微抬起头侧过脸看陆百空。

  黑色的眼睛还是空洞的要命,没有喜怒哀乐也没有威胁。

  陆百空叹了一口气。

  自己干了一辈子坏事,这回权当积德吧。

  反正死了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了,不是吗。

  “头转过去,坐好,我给你擦擦头发。”

  唐鸢照做了。

  屋外的风吹得弱了些,雨下的还是很大,时不时有几道不是很响的雷声。
  两人一个怀着心事给人擦头,一个一言不发甚至动也不动地安静坐着。
  陆百空擦的很仔细:先用帕子把大多数雨水吸走,再拧拧帕子,一缕一缕的从发根揉到发尾,帕子稍有积水就拧干了再擦。
  他用手指将人耳边的碎发轻轻抹开,用另一张干净的手绢去擦人的耳朵,动作轻柔细腻,从耳背的窝缝到外耳廓,然后用手指轻轻揉了揉:

  “刚刚忘记给你说了,屏风后有块羊毛毯,平时也没用过,可以先用来擦干身子再穿衣服。”

  唐鸢被他伺候得很舒服,湿漉漉的不适感渐渐远去,正全身放松惬意得眯着眼享受,声音懒洋洋的:

  “嗯。我看见了就用了。”

  陆百空惊讶于这人的坦率随意,但又忍不住露出微笑。这人懒懒的声音很熟悉,听着让他觉得很安心。

  他隔着帕子将双手轻轻放在唐鸢头上,除了雨水的冰凉还能感觉到微热的人的体温。

  唐鸢微微动了动,陆百空意识到什么赶紧把手挪开,却不想被他拽住了手腕。

  帕子掉在了地上,两人相望无言。这人绝不会先开口,这样想着,陆百空试着说点什么打破沉默:

  “…啊,已经擦好了,只是现在没有热水可以洗一洗,你先忍忍休息一会儿,我去井里打水回来烧…”

  “不用。”

  话还没说完就被人从中间断掉了。唐鸢握着那只手放回自己头上,抬眸看着他:

  “就这样,很暖和。”

  陆百空一时语塞。
  在唐鸢等得快不耐烦的时候,他轻轻的将另一只手覆了上去,很快感受到手心窝被人轻轻蹭了蹭。
  唐鸢眉头舒展了不少,双手紧紧握着陆百空手腕不放,后者被他捏的有些发疼:

  “那个,你不用这么紧张的,我…我不会再离开了。”

  他的声音越来越小。

  我不会再离开了,唐鸢。

  不知道说给谁听的呢喃。

tbc

今天有事可能码不到四千字emmmm
放一段防止自己鸽掉

评论
热度(11)

千朝理

文也不想写 坑却到处挖
本命藏唐常写明唐
会挑食的杂食 话废

© 千朝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