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朝理

明唐 躯壳和灵魂01

全文大概一万字到两万字之间,最近几天更完,双结局

  那一天,大雨倾盆。
  被认为早已死去的恋人,又回来了。*

——————没有记忆却仍保存着本能的空壳
                 留存在世上只为完成亡主最后的愿望

  陆百空绝望地捂住了眼。
  他的爱人在一个月零十五天前在他面前去世,而如今那具本应伤痕累累的“尸体”却站在了他面前,带着冰冷的视线板着严肃的面容苛刻地审视着他。
  唐鸢黑发还在湿哒哒的滴着水,睫毛上还挂着些雨珠,黑色的眼睛里只有空洞和陆百空的倒影:

  “你是谁?”

  陆百空听到却并未回答,将手极为缓慢地挪开,他靠在门框上,整个人颓废而又消极。
  “又做梦了吗…”

  他喃喃道

  “这次你竟然直接不认识我了…啊,是报复吗,就算在梦里也要吗…饶了我吧唐鸢你饶了我…”

  站在雨中的男人冲他歪了歪脑袋,伸出一只手往陆百空脸上来了一下,锋利的手甲在后者脸上划出一道开始渗血的伤口。

  陆百空惊讶地微微张了张嘴,呆愣在原地。

  这不是梦。

  “我在问…”

  唐鸢看他呆滞的反应不悦地皱了皱眉:

  “你是谁。”

  屋外电闪雷鸣,如同陆百空内心。

  他吞了吞唾沫,嘴唇嗫嚅着,他听到自己声音颤抖的回答:

  “陆百空。”

“我叫陆百空。”

  ……

  “家里就只剩这套衣服你可能穿得合适了,你试试?…”

  唐鸢双手托着陆百空递过来的那套被叠的方方正正的一尘不染的暗黑色套装垂眸打量着,突然视线中又多出了对精致小巧的装饰品:一只银质的菱形耳坠。
  唐鸢抬头看着陆百空的眼睛,似是询问着什么。

  “这个也是你的东……咳咳,你应该带上的东西。”

  陆百空回答道。

  唐鸢点点头,将衣物和上面的首饰放在手边的桌面,摘下手甲伸手去解自己的腰带。
  陆百空被他吓了一跳,连忙擒住他的手换来唐鸢一个迷茫的注视。

  “你…你应该去屏风后面,而不是就这样直接解开。”

  唐鸢抿着嘴似是在考虑这句话的合理性,然后轻而易举的挣脱了陆百空本来就不强硬的钳制。

  “为什么?”

  “……”

  陆百空回答不了。害羞?可他早已见过不知多少次唐鸢的裸体;道德?他和唐鸢可都不是会顾及这种东西的人。
  他最终只能收回手尴尬的站在原地不说话,大拇指无意识地磨蹭着食指指腹。解了一半的腰带松松垮垮的穿在唐鸢身上,前襟褶起的布料里他甚至能瞧见一片雪白的肌肤。
  陆百空酝酿了半天才吞吞吐吐道:

  “这里有窗子…我不想别人看见你脱衣服。”

  唐鸢挑了挑单边的眉,侧过头看向窗外,只看见一片厚重的雨帘和模糊得不行的风景。显然,没有人的视线可以穿进屋内。

  他转过头来:

  “奇怪的理由。不过我接受。”

  陆百空被他看穿了觉得有些羞涩,一把抓过衣物饰品塞到人手里把人半推进了屏风后。

  “快些换完,免得着了凉。”

  屏风后响起衣物摩挲声。片刻,唐鸢一脚踢开原先那套湿得不行的衣服,把玩起了小巧的耳坠。
  凑巧的是他的左耳耳垂恰有一处耳洞,而且这耳坠上刻有一个小小的“鸢”字。
  他饶有兴致的仔仔细细看了看,才在陆百空的几声催促下戴上了耳坠走了出去。

  “不是我说你,头发湿成那个样子还在那儿磨蹭。快过来我给你擦擦…”

  陆百空拉开一把椅子拿着帕子朝唐鸢招手,嘴里念叨叨的直到他看见了双手抱在胸前站在不远处看着他的唐鸢。

  虽然早有心理准备,不过唐鸢这个样子陆百空真的太久没见了,久到快要忘记,久到如今一看到就忍不住鼻子发酸。

  一身黑色的定国套在唐鸢身上,不大不小刚好合适。衣服左袖上还有道划破的口子,那是他们不知道第几个上上上上次任务里弄到的。当时陆百空说把衣服拿去裁缝店补补却被唐鸢拒绝了,他还记得那双光闪闪的像是藏了星星在里面似的眼睛朝他下了几下,唐鸢轻轻地扯了扯他的耳朵说:

  “我马上就领新衣服啦,定国套补起来很贵的,你这样很浪费哦。”

  因为让唐鸢受了点伤而特别难过自责的他当然说什么也不答应,最后却还是妥协在一个吻中。

  “这件衣服也很旧了,这回弄破了正好,干脆不要了。”

  恋人年轻的脸上漾着的笑容仿佛三月春风,吹得他心里暖。

  而现在这张脸还在他面前。
  抿着唇垂着眼,头微微低下,昏黄的烛光下让人看不清表情,只有照出一点阴影的嘴角微微下垂。

  “……”

  陆百空开始质疑面前人的真假。

  不会笑的脸,没有神采的眼睛。除了那副皮相外和记忆完全没有重叠。
  被重逢的喜悦冲昏了脑后陆百空开始问自己:
  他真的是唐鸢吗。

tbc

*开头自网络,侵删。

评论
热度(16)

千朝理

文也不想写 坑却到处挖
本命藏唐常写明唐
会挑食的杂食 话废

© 千朝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