令十尹

双唐 逐风客(坑)(未完)

冷漠孤僻闷骚师兄受x温柔笑眯眯会撩既人气又人妻但最终很黑心眼师弟攻。[啊这么一看师弟的属性头衔给了好长一串。]
吃醋梗,燕云攻x定国受。为燕云骚包攻摇旗呐喊[不]
脑子里全是骚操作
比如说你现在床上技术这么好还不是当年上我的时候练出来的这种东西

    愿安半蹲在草丛中,他隐匿着身形,眼睛直勾勾的盯着不远处一对打情骂俏的男女。
    穿着白色衣裳的女子梳着漂亮的盘发,尤其那发上插着的柄发簪:细长的月牙白的体上以刁钻的手法雕刻了一串精美却又并不花哨的浮纹,末端稍大一些,用镂空的方式刻出了一朵桃花的模样,与女子一袭白衣,泠泠若仙的样子格外相称。
    而女人的旁边,站着一名墨蓝衣装的唐门弟子,目光温柔,眉眼含情的和她有说有笑。两人停在竹林中一片昏暗暧昧的灯光之中,忽的起了风,吹起一片沙沙声,也不经意地吹散了女子耳边一缕青丝。那唐门弟子动作自然娴熟的替人将发绾回耳后,冲她微微一笑,换来女子耳尖一点桃红。
    愿安见他与女子交谈甚欢的模样,微不可见的皱了皱眉,手里握着的任务文书几乎被他无意识的捏变了形。他的眸色暗了几分,同来时一样静谧得消失在了竹林风声中。自然没有看到:几乎就在他离去的一瞬间,那唐门弟子眼睛离了满耳通红将头埋在他怀中的姑娘,瞧向愿安之前潜伏的那个草丛,嘴角勾起的弧度又大了一些。
-------
    唐风回来的时候,屋子里的灯还没熄。他推门进去,见愿安头也不抬的坐在长凳上摆弄他的暗器机关。旁边桌上的火烛已烧去了半截多,除了火烛还放了一份皱巴巴的信。
    “我回来了,师兄。”
    “嗯。”
    唐风见愿安仍是低着头,一副不想搭理自己的模样不禁笑了笑,走到那人面前,半蹲,抬着头去看愿安。
    愿安露在面具外面那只红色的眸子只看了他一眼便又瞅着手里的孔雀翎去了,唐风便看着愿安又密又长的睫毛蝴蝶翅膀一样扑闪扑闪的,像把小刷子似的刷在他心头,痒的很。
    想摸摸。
    唐风向来是个想干什么就干什么的人,他卸了手甲,用左手去遮愿安的眼睛,感受着手心传来的时有时无的酥痒。被挡了视线的愿安被迫停下了手中的活儿,伸手要去推开唐风碍事的爪子,却被人截住手,他没有带手甲,于是感到掌心落下一个轻柔的吻,接着又是那人猫儿一样的舔弄。
    “…瓜皮放开。”
    愿安偏了偏头,红眼睛不满的半眯着看向某个抓着他手掌舔的男人。后者没有回话,而是满眼无辜的迎上他的视线,用舌勾住他的食指轻轻舔咬着上面的薄茧,向他露出一个暧昧的微笑。
    愿安觉得手有点痒的微微发抖,看到他笑,忽的想起今天这人冲着某个白衣姑娘笑的也是这幅暧昧不清的模样,顿时脸一黑,手一抽脱离了唐风本就不是很强势的钳制。他站起身来,往裤腿上擦了擦手上粘着的某人的唾液就头也不回地往里屋走。
    “师兄?”
    唐风唤他,他不回答,闷闷地把自己捂在被窝里。唐风不紧不慢的捏起那皱的不行的信纸,打开一看,上面果然盖了个大大戳:已完成。他笑了笑,将信揣进怀中,几个大步走进愿安的卧室,看着那人衣服也没脱就在床上裹成一团的样子,想起了早上和白涟师姐竹林约会时旁边投来的视线。唐风坐在他床边,伸手有一搭没一搭地去顺愿安的头发。
    “师兄真好,帮我做了任务。”
    愿安还是闷闷的一声不吭,似是不想理他。唐风也不恼,游走在发间的手摸上了愿安的耳廓,后者微不可察的抖了抖,却是没有任何反抗。唐风用指腹去轻轻磨蹭他的耳朵,转了一圈后贴着皮肤往下,脖子,肩膀,一路挑开被子滑到愿安腰间。
    唐风轻轻捏了愿安的腰一把

然后?然后我就坑了:)  这个是高考闭关前垂死挣扎时候写的,后来一直没碰,现在没有灵感嗯……
   

评论(2)
热度(8)

令十尹

剑三 第五 火影 我英 界限公约 随机产粮
中二优love|用死亡成全新生之美

© 令十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