令十尹

该来的跑不脱02 古代喵x现代炮

  标题随便取的,脑洞随意开的,文章随心写的,大纲剧情脑子啥玩意儿都没有,大家也就随性看看你乐乐我乐乐
——————
  陆离火是被冷醒的。
   原本以他的内力就算在昆仑千年不化的寒冰上睡一夜吹一夜寒风都无所谓,然而此刻的他内力大损,又受了伤,衣着单薄又逢上冬季阴雨夜间,不仅如此之前所中的蛊咒又准时的于破晓之时发作,寒冷与疼痛让他从梦中惊醒。
   虽然说那梦不甚美好,醒来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约是过了半个时辰,蛊咒平息了,陆离火缓了缓气,因痛而睡意全无,倒清醒了几分,很快他警觉的意识到这里并不是自己所熟悉的地方。察觉到旁人的呼吸声,他几乎是下意识的去探自己的弯刀。却在看清楚那人面容之时猛地顿住了。

   “…唐明池?!”

   他有些惊讶的唤出声,脸色从惊讶到疑惑再到仇恨,如此变化不过一瞬之内,同时陆离火极快的摸起弯刀,身子猛地往前一倾,想要去探唐池命门,却不想牵动了伤口,整个人身形一顿,猛地咳嗽起来。
   陆离火忙用左手捂住嘴,尽力压制自己的声音,同时警惕的看着唐池,右手则放在一旁的弯刀上,肌肉紧绷,蓄势待发。
他一双猫儿似的瞳里盈满了怒火,其中更包含着浓浓的杀意。
   而被一双杀气腾腾的眸子盯着的唐池倒是一脸平静的睡颜。窗外不知何时开始的又是乌云遍布,霎时响雷阵阵,却也不见唐池有半点醒动,仿佛这天大的动静都惊不到他一般。
陆离火此时气息已稳,却还是维持着原态一脸警惕的看着趴在一旁的唐池,心中却生了不少疑惑。
   忽而想到了什么,那对眸又恢复了平静。
   突如其来的狂风暴雨也算是叫醒了陆离火,提醒他,唐明池已然死了,他怎可能不记得自己将他挑断筋脉,后斩于刀下,并亲自将那人一脚踹进了谷底之下的野狼巢中,别说活着,怕是连尸首都难保健全。

   唐明池死了,已经死了…

   陆离火一遍遍的想着。

   可为何眼前这人与唐明池如此的相似?
   他伸手小心细致的摸索唐池面上的肌肤,试图找到一点易容的痕迹。
   可是并没有。
   难不成这世上真有长相如此相似——不,应是一模一样之人?又这人易容之高明,连自己都无法看破。
   想及此处,陆离火投向唐池的眼神不觉多了几分探究和提防。
   可他是谁?是否知晓自己身份?又为什么要出手相救?
   陆离火却看了看自己明显被细心包扎过的伤口,陷入沉思。
   然而陆离火本就身体抱恙,神经过度紧张又牵扯了伤口,经过一番折腾,竟是不知不觉中又躺下睡着了。

   许久。

   窗外雷雨已停,虽冷风时作却已有转晴之势。
   墙上的闹钟指向时间:十一点五十分。
   唐池打了个哈欠,醒了。

——————
一边写一边有了奇怪的念头,笔锋一转打鸡血的写完才发现和自己一开始的设定又彻底跑岔了[…]虽然一开始也没啥具体设定。
看了看收假时间,这大概会成为一个前世恩怨的天坑。

评论(4)
热度(17)

令十尹

剑三 第五 火影 我英 界限公约 随机产粮
中二优love|用死亡成全新生之美

© 令十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