令十尹

该来的跑不脱01 古代喵x现代炮

    标题随便取的,脑洞随意开的,文章随心写的,大纲剧情脑子啥玩意儿都没有,大家也就随性看看你乐乐我乐乐

   昨天唐池回屋时看见一个穿着怪异的人靠着墙坐在自己门旁,身上有好几处流血伤口,安静的坐在那里,似乎是晕倒在这儿了。
   唐池探了探那人鼻息,还活着。
   这谁?他有点儿懵。那人左手握着的带血的弯刀,也不知道真血还是番茄酱。现在是半夜十一点半,整个楼道的光忽明忽暗,眼前这人看起来更是瘆得慌。可不知为唐池心里没一点儿害怕的感觉。
   想要救他。
   和很久以前的某一次一样,心中莫名有一种冲动,催促着唐池绕到一旁,把手从对方腋下穿到胸前握拳,使劲儿把人给提起来往屋里拉。也不知这人之前遇着了什么,手上一直死死的抓着一把弯刀,凭重量感觉还是个真家伙。唐池废了不少力气才连人带刀给拖进了屋。就在他要关门的时候,突然见着一团白色的小东西从门缝里窜了进来
,随后听到一声猫叫:
  “喵~”
   那是一只雪白色的波斯猫,有着一对异色的猫瞳,此时正绕在唐池脚边打转儿,见唐池愣着看它于是也亲昵的蹭了蹭唐池小腿,又迈着步子舔了舔被拖进屋的大兄弟的脸颊,之后乖巧的坐在一旁冲着唐池喵了一声。一双猫瞳巴巴的望着唐池。
   “…小家伙,你是他的宠物?”
   唐池见那猫儿上下晃着脑袋像是在点头似得,不禁被逗乐了。关了门,蹲下身子给顺了把毛。
   “乖~我给你家主人疗伤,你先待这儿,要乖乖的。”
    说罢也不期待猫儿能听懂几句人话,继续用拖的将人给弄到了沙发上躺着,麻利的把搁在茶几上的医药箱打开开始给这人疗伤。
    唐池大概检查了一下:伤口应是刀刃之类的冷兵器造成的,大大小小的,分布不均匀,且集中在背部和左手。右手上也有些伤痕,但从肩膀到小臂伤口逐渐减少,胸前并无伤损。这人握着的刀刀柄特意打了凹槽,应该是为了方便握手。但左手却拿着根据右手设计的凹槽的刀。
    这样想来,应是右手护住什么东西,左手持刀的姿势从一个突围中出来的。弯着腰大概是为了保护护着的东西?…
   “喵~”
    一声猫叫,这猫儿也不知是何时跑来的,但总得也将唐池从推理想象自我放飞的海洋中捞了出来。
    “…哎呀,老毛病又犯了,得先给人疗伤才对!”
     说着他套上手套,用酒精棉消毒后的钳子和酒精将伤口上一些血污之类的清洗干净,又给几个比较深的口子上了些药,用小块消毒纱布给盖上。最后拿圆头剪刀剪下些绷带把伤口裹了裹。算是简单处理了。想了想还给铺了一床毛毯在下面。大冬天的,有毛毯毕竟暖和些。
    看了看时间,哟呵,凌晨两点多要到三点了。难怪这么困。
    唐池眼睛快合上了,整个人迷迷糊糊的,想着这人还没吃消炎药还得给他喂几颗便迷迷糊糊的趴在沙发扶手上睡着了。
    夜深人静,那只毛茸茸的猫儿抖了抖耳朵,轻轻跳上沙发蹭了蹭唐池的手肘满足的喵了一声,也蜷做一团睡着了。

TBC

评论
热度(27)

令十尹

剑三 第五 火影 我英 界限公约 随机产粮
中二优love|用死亡成全新生之美

© 令十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