令十尹

园医 记忆空白|被遗忘者

  庄园里有一个蓝白护士服的美丽小姐,可无人知晓她的姓名。
  哦不,也许大家都是知道她的,不过是之后又将她忘记了而已。

  Day1
  天空永远是灰色的。
  像蒙了一层雾般,和周围腐朽枯萎的荒凉景象一起,让人感到无比的压抑窒息。
  园丁的床头有一支玫瑰。
  淡蓝色的花瓣柔软美丽层层相拥,茎上本应有的尖刺被细心地拔除,像美丽强大的猛兽收起了利爪,小心翼翼的伸出舌头轻轻舔舐人的脸颊以示友好。
  园丁觉得这只花很美,但她并不记得这花从何而来。
  最为神奇的是:每当花朵开始衰败,身形变得低矮时,她总会在几天后发现花朵又恢复了最初。淡蓝美丽,优雅矜傲。
  园丁最初还会与好友玛尔塔讨论这究竟是不是哪位的恶作剧,久经沙场的好友豪放地拍着她的肩膀哈哈大笑,打着趣地冲她讲如果不是某种存在于童话中的魔法,那就只能说明有人爱上你了,亲爱的艾玛。
  园丁自认没多大魅力,除了某位已经很久没有联系的“慈善家”先生外是不会有人无缘无故的喜欢上自己的。她在犹豫之下选择了无视。

Day2
  园丁熄灯前会盯着那朵玫瑰思考很久。
  如月如湖,沉静孤寂。她总觉得自己也在哪里见过这样美丽的淡蓝色。

  这一周夜莺小姐写信通知园丁,准许了她一周的告假,而她本人却拿着那张明显是自己字迹的告假条沉思究竟是什么时候落笔写下的。
  兴许是夜莺小姐搞错了。不过白来的假期可不容错过。
  园丁漫步在庄园的一处小径,周围是她日常打理的花束花丛,色彩各异而个性鲜明地生活在拥有灰黑色天空的庄园里。
  “您好。”
  突然园丁发现不远处走来一个人。
  清冷的声音如同园丁只在孩童时代里去过一次的城镇某处的音乐喷泉,短短两个字说得如百灵鸟婉转的吟鸣。
  “您好!”
  那是一位窈窕淑女。棕色的长发披散开来,蓝白色的护士服整洁如新。
  最吸引园丁的,是那双淡蓝色的眼睛。
  “您的眼睛让我想起了庄园里的玫瑰——我是说,它们很漂亮。”
  女子笑了,眼角眉梢都带着点笑意,园丁从那一汪淡蓝的湖里看见了亲近喜悦和孤独悲伤的复杂情绪。

  她是不是认识我。

  园丁晃神间想着,然后又在脑海中反复回想确认这是两人第一次见面。

  “感谢您的夸奖。”

  她又张了张嘴,吐出一句让园丁倍
感熟悉的话来:

  我从您的眼中看见了清新的绿叶,萌发着生机与活力。

Day3
  园丁和女子度过了美妙的一天。
  她和她仿佛有着与生俱来的默契,女子能猜中她最喜欢的是西南园区,最爱吃的是布尔森塔的牛奶味甜点,甚至猜中了园丁一周之长的假期。
  “噢亲爱的。你真是太神奇了,你是有某种魔力吗?”
  园丁感叹道。
  女子含笑着摇了摇头。
  “并不。是因为……我是天使。”
  黄昏的光为她晕染出金黄橙色的背景,本应荒唐可笑的戏言却在园丁的心中埋下了一颗种子,萌动着想要破土发根。
  “抱歉。是玩笑而已——”
  女子话未说完,便被园丁打断:
  “是的。你是天使。”
  园丁牵起女子的一只手,在她的手背上落下一吻。
  “我的天使,能告诉我你的名字吗?”

  天使微微睁大的蓝眼睛里只映着自己。
  她听到她轻轻摇头,发出微不可查的叹息。
  “当然可以。无论多少次,我都会不厌其烦告诉你。”
  “艾米丽·黛儿。我叫艾米丽·黛儿。”
  园丁的心中充满欢喜,她默默咀嚼着这个名字,眼泪却止不住地想涌出眼眶。
  为什么,她会如此难过。
  为什么,她会如此熟悉。

  … …
Day10
  园丁觉得自己忘记了什么。
  她时长一周的假期结束了,而在她的记忆里自己昨天才收到那封盖着邮戳的信,告诉她好好享受自己的空闲时光。

  她有些郁闷地坐在床头,却总想不起来自己到底遗忘了什么东西。她的目光移到透明的玻璃瓶里浅插着的那朵玫瑰,眉头不自觉的微微皱起。
  “艾玛,快出来,我们说好今天去镇上的音乐喷泉不是吗!”
  门外传来玛尔塔的声音。
  “奈布搞来了一些小东西,也许我们可以去典当铺卖一个不错的价钱——如果你再不出来,可就没你的份了!”
  “知道了,玛尔塔,你可得至少给我把那个最便宜的家伙留下。”
  园丁高声回应着,蹬上自己新买的小皮鞋。
  也许是错觉吧。
  推门的那一瞬间,她如此想到。

END

评论
热度(7)

令十尹

剑三 第五 火影 我英 界限公约 随机产粮
中二优love|用死亡成全新生之美

© 令十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