令十尹


孟裳将陌刀插入了敌人的心脏。

这是最后一个。

结束了,他想到。

铠甲上满是鲜血,他的,敌人的。嘴唇因失血过多而略显苍白,手臂在奋力一击后终于脱力垂在身侧。

他朝来时的方向走去,还没走几步就跌坐在地,身后恰是一棵树,他爬起又倒下,勉强把背靠在了树上,闭着眼睛喘气。

好累,好想歇一会儿。

他的意识开始混沌,突然耳边一声巨响,脸颊开始微微发疼。

挨着他的脑袋,树上插了一只箭,三分之一的箭锋没入树中,可见射箭者的精准有力。而他的脸就是被这箭矢的破空之气割伤了一点小口。

“......唐渔?”

“是我。”

男子从远处走来,一身显眼的红衣。
那是恶人谷的唐门制服,他曾弄坏过无数件。

“...

  庄园里有一个蓝白护士服的美丽小姐,可无人知晓她的姓名。
  哦不,也许大家都是知道她的,不过是之后又将她忘记了而已。

  Day1
  天空永远是灰色的。
  像蒙了一层雾般,和周围腐朽枯萎的荒凉景象一起,让人感到无比的压抑窒息。
  园丁的床头有一支玫瑰。
  淡蓝色的花瓣柔软美丽层层相拥,茎上本应有的尖刺被细心地拔除,像美丽强大的猛兽收起了利爪,小心翼翼的伸出舌头轻轻舔舐人的脸颊以示友好。
  园丁觉得这只花很美,但她并不记得这花从何而来。
  最为神奇的是:每当花朵开始衰败,身形变得低矮时,她总会在几天后发...

医学生艾米丽和花园主艾玛  偏现代pa 先生只是一个礼貌的称呼

  艾米丽从今天开始将住在这座庄园里。

  伍兹先生的花园一直是庄园里颇负盛名的亮丽景点,如果第一次拜访庄园,请一定一定要抽时间去那里走走看看,也许你会收获意想不到的东西。
  这是拿着烟斗侦探在艾米丽走前对她说的最后一句话,后者微微勾唇挂着标准的微笑说好的我知道了,谢谢您先生。
  艾米丽是个传统又有些不近人情的医学生,她面上时常挂着一个优雅疏远笑,在与所有人的对话中都会用上敬语谦词和一系列可以增加彼此间距离感的措辞。尽管如此她还是有不少的追求者,这些人无一例外为了那副精致好看的...

*写的真是武侠,不是玄幻,信我。

  陆百空没同意带着唐鸢出门,说自己买回来在家里吃。

  唐鸢也懒得动,就目送陆百空开门关门,无聊地坐在椅子上敲着二郎腿半眯着眼假寐。

  没多久,他睫毛颤了颤,垂眸瞧着从门缝可以看到的一片阴影。

  来了个人。

————————

  这里住着的熟人不多也不少,陆百空没敢让唐鸢就这么随随便便出门,他倒是庆幸与恋人的再会,可其他的人却不会这么想。
  比如现在站在他家门口的这位。
  陆百空将提着的食盒轻轻放在旁边,利索的双刀出鞘默不作声的紧盯着...

“你的意思是,你失忆了?”
  “…算是吧。”
  “啊,这样的吗……”

  再和唐鸢说上话已经是第二天上午。昨晚这人就维持着奇怪的姿势在椅子上睡着了,最后还是陆百空想方设法把人抱上床盖好被子又给自己打了个地铺。
  夏天的雨来得急去得也急,门口被太阳照出的一片树荫底下还乱洒着一片被风吹雨打下来的落叶。这一冷一热的变化着,陆百空有些担心眼前这人会不会感冒。
  但好在人还够精神,绑着高马尾打理好一些碎发看起来清爽的很。

  唐鸢接过陆百空给他递来的茶,有些头疼地揉了揉太阳穴:

  “我醒来的时候躺在一条河旁边,除了自己叫唐鸢...

1 / 4

令十尹

剑三 第五 火影 我英 界限公约 随机产粮
中二优love|用死亡成全新生之美

© 令十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