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朝理

*写的真是武侠,不是玄幻,信我。

  陆百空没同意带着唐鸢出门,说自己买回来在家里吃。

  唐鸢也懒得动,就目送陆百空开门关门,无聊地坐在椅子上敲着二郎腿半眯着眼假寐。

  没多久,他睫毛颤了颤,垂眸瞧着从门缝可以看到的一片阴影。

  来了个人。

————————

  这里住着的熟人不多也不少,陆百空没敢让唐鸢就这么随随便便出门,他倒是庆幸与恋人的再会,可其他的人却不会这么想。
  比如现在站在他家门口的这位。
  陆百空将提着的食盒轻轻放在旁边,利索的双刀出鞘默不作声的紧盯着...

“你的意思是,你失忆了?”
  “…算是吧。”
  “啊,这样的吗……”

  再和唐鸢说上话已经是第二天上午。昨晚这人就维持着奇怪的姿势在椅子上睡着了,最后还是陆百空想方设法把人抱上床盖好被子又给自己打了个地铺。
  夏天的雨来得急去得也急,门口被太阳照出的一片树荫底下还乱洒着一片被风吹雨打下来的落叶。这一冷一热的变化着,陆百空有些担心眼前这人会不会感冒。
  但好在人还够精神,绑着高马尾打理好一些碎发看起来清爽的很。

  唐鸢接过陆百空给他递来的茶,有些头疼地揉了揉太阳穴:

  “我醒来的时候躺在一条河旁边,除了自己叫唐鸢...


  陆百空开始质疑面前人的真假。

  不会笑的脸,没有神采的眼睛。除了那副皮相简直一模一样,其他的和记忆里的人完全没有重叠。

  大雨会洗净脂粉,所以不是画出的妆容;
  人皮面具会泡出折痕皱纹,所以不是伪造的面具。

  明尊在上,世上真的有长相如此相似的两人吗——


  就连姓名也完全相同。

  就在他踌躇迟疑之际,唐鸢已经来到他身前的椅子上坐下,双手握拳放在膝盖上。
  这是一个相当乖巧的坐姿。
  坐好后见身后的人迟迟没有动静,他微微抬起头侧过脸看陆百空。

  黑色的眼睛还是空洞的...

全文大概一万字到两万字之间,最近几天更完,双结局

  那一天,大雨倾盆。
  被认为早已死去的恋人,又回来了。*

——————没有记忆却仍保存着本能的空壳
                 留存在世上只为完成亡主最后的愿望

  陆百空绝望地捂住了眼。
  他的爱人在一个月零十五天前在他面前去世,而如今那具本应伤痕累累的“尸体”却站在了他面前,带着冰冷的视线板着严肃的面容苛刻地审视着他。
 ...

冷漠孤僻闷骚师兄受x温柔笑眯眯会撩既人气又人妻但最终很黑心眼师弟攻。[啊这么一看师弟的属性头衔给了好长一串。]
吃醋梗,燕云攻x定国受。为燕云骚包攻摇旗呐喊[不]
脑子里全是骚操作
比如说你现在床上技术这么好还不是当年上我的时候练出来的这种东西

    愿安半蹲在草丛中,他隐匿着身形,眼睛直勾勾的盯着不远处一对打情骂俏的男女。
    穿着白色衣裳的女子梳着漂亮的盘发,尤其那发上插着的柄发簪:细长的月牙白的体上以刁钻的手法雕刻了一串精美却又并不花哨的浮纹,末端稍大一些,用镂空的方式刻出了一朵桃花的模样,与女子一袭白衣,泠泠若仙的样子格外相称...

1 / 4

千朝理

文也不想写 坑却到处挖
本命藏唐常写明唐
会挑食的杂食 话废

© 千朝理 | Powered by LOFTER